Okel

杂用号

【藏丐bg】若不曾见尔(三)

*二少和丐姐
*文笔不佳饿得慌




三.
  叶默启醒来时,睁眼发现自己在客栈的房间里。他迷迷糊糊的掀开被子下了床,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包裹——那包裹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他晃过去一边猛拍自己的脸,一边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被谁劝酒,自己喝着觉得是清淡的便多喝了几杯,然后那酒味喝着喝着就冲上了脑袋,他便醉了过去。他本来想着醉倒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过于失礼还想着如何道谢,却已被人抬进了客栈。打开包裹检查内容也没有少什么,剑也好好的摆在旁边。他抽出压在包裹下的信。
“致叶兄”
“不知你是否喜欢那酒,初入口清淡,但喝多了便成烈酒。我们的事并不方便牵扯外人只好如此行事,送你三天免费住宿作为赔礼,我和沉钰已经离开此处,若有缘,我也希望你能和她再见,我也替她道个歉。”
“..........”
要说不满的话,叶默启还是有的。但那也是他一开始死皮赖脸跟着沉钰,也不知道人家要去做什么,也许还是自己有问题。最后得了个被别人丢一边的结果,叶默启感觉也是他自作自受。相处时间虽短,沉钰也给他讲了不少故事,还一路上一直调侃他称他小少爷,他也没说自己从小在北方边关的村庄长大,到了七岁被自己现在的师傅带去藏剑山庄,只因为自己戴在身上的玉是师傅的师兄——他的父亲所有之物。
师傅还说自己也是在到处闯荡时结交了父亲才会去当藏剑弟子,交为挚友。他问师傅自己能不能交到挚友时,师傅拍了拍他的头。
“你这么单纯可要谨慎交友别被骗了....但俗话说,傻人有傻福。”
师傅嘴巴虽毒,依旧温柔地看着他。
“你一定能找到的。”

“师傅...我若真有傻福就好了。”默启抓把信抓得有些皱,但最终还是把信塞进行囊里。


他下楼去觅食时,店小二迎了上来。

“哎呀,少侠就是老虾的客人吧,住的是否舒服?要吃饭吗?偏僻地方只有家常菜请多见谅”
“没事的,我吃惯家常菜的。”
等菜上来时,默启用筷子夹起笋干炒肉的肉狠狠的咬了起来。他坐在那等菜时终于彻底醒了酒,越想被丢下的事就越气。别人评价他脾气好,那是事实。但他从小到大并不是没生过气,气起来还尤其可怕。
虽然自己跟着是自己的问题,但一开始明明是沉钰跟他说交个朋友。结果口上那么说,到了地方就把自己给扔了算什么。道别还是吴霞替她道别的,但想出用酒把人醉倒的事肯定是两个丐帮一起想的。他又不是真少爷,他也不是不能打。想着想着,怒意便仿佛从脚底升起来。
店小二之前听吴霞说默启是个少爷,还想问他要不要加钱加菜,抱着账单屁颠屁颠准备凑过去时被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的叶默启吓退了。他暗想老虾惹了什么事请人三天的住宿加伙食费,悄悄地溜了。
小二溜到门口,见几个穿着朴素的人走了过来,便上前热情邀请。那几人便走进旅店,在看到一个人吃饭的叶默启顿了顿,仍是跟着店小二在典礼落座了。



距离村庄有些距离的树林中,有几个身影上下蹿动,惊的林中鸟都纷纷展翅逃离。
“哟,这几位杀手兄弟,今儿个准备去干啥啊?”
沉钰单手举着玉竹棍护着前方剩下的手拎着酒罐,吴霞在她背后也做出战斗的架势。对面穿着粗织布衣的人手拿着各自的武器与二人对峙。
“....又是你们丐帮。都已经警告过你们了还要试图阻止我们引星众,真是不怕死啊。”
话音刚落,沉钰起手一招向前打去,猛地打晕了几人后,一人与其中身手较好的三人打了起来,竟不相上下。
“老老实实交代你们要去杀谁,让我考虑一下把你们只打残不打死也行!”
“啧,真是麻烦。”
领头人与剩下二人示意,只见那二人迅速后退,刚要投出暗器时,吴霞出现在他们背后两拳打中二人后背把二人推进地里。
“老虾不错啊!之前就是都因为他们这招都让人跑了!”
沉钰一边出招一边朝吴霞喊,吴霞用劲往二人脚骨上打去,在听到“咔嚓”声后向沉钰与领头人这里冲来。终于拦住了一回杀手的行动,沉钰心中也感慨万分。前二回都被逃了,只抓到几个小喽啰。这回若是抓到这领头人,必定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领头人看这二对一的不利情况却也不改脸色,他躲开一招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刀,沉钰见势准备躲开,只听吴霞一声大吼:“我靠他要自杀!”
吴霞急忙抬起手将手中棍向领头人拿刀的手臂扔去,这一下他用了七成气力,直接穿通了那人的手臂,划出一环血花。那人被这一下冲击身形不稳倒在了地上。
沉钰急忙过去察看那人的状况,然而那刀上的毒已经在脖颈上蔓延开来。
“.....密信在哪里!”
“哼,那种东西....我怎么会....轻易放在身上...早已吞入肚中....”
“那不是还在身上吗”沉钰抓着杀手的衣服用低沉的声音说。
“....这是....里面。”
吴霞皱着眉头看杀手身上的毒开始蔓延,缓慢地说:“你这又是何苦.....你若早知道当杀手最后"是这结果,为什么还要当杀手呢。”
“...不需要你知道我为了什么...我早知结果如此....没有....后悔的必要...”
他说完这句便咽气了。
沉钰终是把他放开,把遗体放到了地上,搜起他的衣服来。但果真如本人所说没有什么密信,只搜出了一本类似记录的玩意。
“....终于找到叛徒的孩子,但毕竟她还是为引星众做过不少贡献,那孩子也什么都不知道,大多数人都同意将那孩子带回荒漠绿洲养大,只要拿了那块玉,便再没有他的事了.....但多次试图带走那孩子时,都会有明教中人来阻挠,实在烦恼,但上头告知我们定不能闹大冲突,只好再找机会......一个中原人带走了那孩子,为何明教不阻止他?跟过去的人大多都被那中原人所杀,幸存的人认出那是江南边的藏剑山庄的剑....又变成了麻烦事,看来玉又没法马上拿到.."
沉钰读着内容,想那引星众为了块玉纠缠一个孩子那么久也是奇怪,这玉究竟有何用处?虽然这时想这些也没用处,她翻到最后一页,那纸张被撕掉了部分,剩下的字勉强能辨认。
“.....已出庄....时机......身长....外貌清秀...眼睛颜色偏蓝...发色微微发红.....”
吴霞也摸不着头脑,问沉钰是否发现了什么。她确实是想起一些事。
那天早上太阳很大,她用外衣当遮挡还被烫的要命。她看向学她脱了外衣的叶默启,那飘舞在半空中的长发被日光染出一些橙红,沉钰看的有些呆滞。她回神时,才问叶默启那头发为何那样,他只是平淡的说是天生如此,她忍不住又去看了几眼,还是压下自己的好奇心不去在意。但现在想来她却一阵寒意。
虽然天底下肯定有不少人像他那样的,但能这么巧也是怪了。
在吴霞眼里丘沉钰是发了半天呆,他准备拍人一掌把人叫回神时,听见空中传来一声鹰叫。传信鹰落到吴霞手臂上,他取下鹰脚上的信筒,露出吃惊的表情。
“怎么了?”
沉钰将那本记录放入怀中,看向表情突然严肃的吴霞。
“鱼儿说村里出事了。”

【藏丐】若不曾见尔(二)


*二少和丐姐
*文笔不佳饿得慌

二.
路途虽漫长,但刚出来的叶默启相当适应颠簸的马车,他靠在边上向外望,眼中流露出一种类似怀念的眼神。沉钰一副半睡不醒的样子蹲坐一边,叶默启看到渐渐靠近的村庄,拍了拍丘沉钰的肩膀。
“沉钰,要到了。”

下了车子,丘沉钰伸了个懒腰拎着行囊环视了一圈这小村庄,又从兜里抽出张信书思考一会才向村子里走去。
“为什么不直接去城里呢?”
“因为要找的人在这村子里啊。”
当他们往村子深处近了的时候,叶默启下意识望向天,刚巧和在树上玩耍的小孩对上了眼,他停下了脚步。沉钰顺着默启的视线望去,突然开口朝树上大喊道:“鱼儿!叫你哥来!”
叶默启才注意到那是个女孩,她朝这边点了点头,爬上树顶吹了声口哨,便有一只鹰从不远处的山林里飞来停在她手上。女孩轻轻拍了拍它,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沉钰面前。
“阿丘姐,哥等会就会来啦,你先进来喝点茶和.....”女孩看向沉钰背后的叶默启顿了顿,“是姐姐你的朋友吗?”
“算是的。嗯。”
“你好,我叫叶默启,前几日与你姐姐刚刚认识。”
女孩的眼神一瞬间微妙起来,她盯着默启看了会儿,走向沉钰拉起她的手走向屋内,头也不转的说:
“大哥哥你也一起来吃点东西吧。”

进了屋内坐下后,女孩便匆忙的去了炊事房。丘沉钰坐下后叶默启才跟着端正的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沉钰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她也就没敢正面看着对方,便装作看门外风景。
“感觉她很喜欢你。”
叶默启突然笑了起来,沉钰转过头匆忙的开口。
“欸,啊..当然啦,我可救过她的!”她装着一副得意的样子撑着脸还让一只脚踩上凳子,“那已经是.....”
“阿钰!你个混蛋,终于来啦!”
是从门口传来的相当大的声音,一个丐帮弟子打扮的披发男子大笑着走了进来,将手里提着的酒罐朝桌上扔去,沉钰飞速的接住了酒罐稳放在桌上。
“哎呀老虾,你居然还带酒来了,我可马上得上路的喝不了多少。”
“谁说都给你了,不要脸的。”
被叫做老虾的人走到桌旁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沉钰,才注意到坐在一边的叶默启。
“你朋友啊?真难得,还带个人一起...”
“你好,我是叶默启。”
“...你还真去诱拐人”
“去你妈的!”沉钰突然大叫一声打断了他,“是啊,我独行那么久了难得带个人一起不挺好吗!!”
沉钰猛拍了一下老虾的肩膀。
“喂你别太暴力了我知道不是的我开玩笑的...这位朋友不要介意,她就这样子,我叫吴霞,我妹妹你大概已经见过了她叫王隐俞,你叫鱼儿就行了。”说着拱手作礼。

“哦,哦”
叶默启拱手回了个礼,沉钰站起身抓着吴霞外衣往外走,回头说:“我们出去商量事去,一会鱼儿就会送点心和茶来了。”叶默启点点头,望着他们走出去。

屋外。
“所以杀手这几日就会到这附近了。”
“恩,探子是这样讲的。这可是人家易容装死从尸体堆里爬出来带回的情报。”
两人在屋外的角落蹲着。
“他们从四面八方而来,就是为了集中到某个地点实行暗杀...”
“引星众的做法更像是屠杀。请一定通知兄弟们留意了,能知道那些人的目标是最好的结果,但前提是保全自身。”
吴霞苦笑一声。
“哪还顾得上自己,我想我都恨不得把他们剁碎叻,”他停顿一下又叹气,“倒是你,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迟早会被他们发现。现在的话,你还能全身而退....”
“又不是只是你们跟他们有深仇大恨。那一天的场景,我现在还经常做梦梦到。”沉钰相当不满的说,眼神中多了许多悲痛与杀意。
“那一日只是我和几个家人一起出去,刚好错过了他们来袭保留性命,那之后他们发现没有杀光便一路追杀....结果只有我濒死被救。”
记忆中似乎有几位练功的侠士护送,但也寡不敌众最后被杀。但那时实在是太小,距离现在也有二十年左右,她记忆里也只有赤红铺天盖地。
“哎你这人真是劝不动。”吴霞把密信塞进外衣口袋,摇了摇头。
“回去吧,吃点鱼儿的点心。”

屋内。
在沉钰和吴霞出去后不久,鱼儿端着点心走了出来。
“啊,鱼儿,辛苦啦。”
“....你”
看着笑脸相迎的叶默启,鱼儿停住了。
“你,不要想抢姐姐。鱼儿只有这个姐姐。”
“唉,什么?”
“所以想抢姐姐的人没有东西吃。”
女孩抱着点心“扑通”一声坐在椅子上瞪着默启,叶默启觉得好笑又无奈,慢慢地开口道。
“我和你姐姐才认识那么几天,只是一起赶路而已。”
“话本里都是那样写的!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女孩扳着指头说着成语,叶默启乖乖的趴在了桌上听。
“反正,你别想抢我姐姐!是我的唯一的姐姐!”
“不会抢的啦。”
叶默启看门口来了人,正是刚刚讨论完的吴霞和丘沉钰。
“沉钰,你回来啦。”
“吴哥哥!”
丘沉钰看屋内的景象不禁笑出声来。
“你咋趴在桌上?”
“鱼儿在背成语呢。”
“哎呀,相处的不错呢。”丘沉钰伸手去摸了摸鱼儿的头,刚要表达不满的鱼儿一下子双颊通红安静了下来。叶默启明白了什么,脸上笑意又添几分,又收到鱼儿的狠狠一瞪。
“沉钰,吴霞,你们刚刚出去讨论了什么啊?”
吴霞拎起酒壶拿出个酒杯倒入酒,抬手递了过去。
“哈哈,是我们丐帮门内之事,不怎么方便说,赔你杯酒,来,喝!”
“是吗,那真是有点可惜...师父教诲我应该多行侠仗义,就这样失了机会,哈哈”
沉钰到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能喝酒,看他在吴霞劝酒下又喝了三四杯却毫无反应,自己只陪着鱼儿喝了几口茶啃点心。
“靠,这小子...这他妈是烈酒啊,我都有点不行了...”
吴霞和沉钰刚交头接耳完,便听见桌子上咚的一声。
“...啊,倒了。”
“原来是这种类型。”
确认叶默启在桌上昏睡过去后,丘沉钰站起身来。
“你这便走啦?真抛下他啦?”
吴霞像是确认一般的喊住沉钰。
“我想我就快被发现了,不用扯上他进这坑,我们有密探对方八成也有。”
“......姐姐。”
鱼儿拉住沉钰的下衣摆一副念念不舍的样子,沉钰心一软,又补充说:“没事,姐姐会保护好自己的。鱼儿和老虾你们也要保重。”
她回头望向睡沉的叶默启。
“也告诉他去其他地方,自然会有人需要帮忙,江湖有缘自会相会。”
我们这缘根本没必要,小少爷。

【藏丐】若不曾见尔(BG)

*BG
*有点傻的二少和浪到天上的丐姐
*文笔不佳自己写着玩

一.

一位丐帮女弟子正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不时的向外张望。那是一伙山贼的藏身处,过路的一队马车刚被劫到了里面去。这位丐帮朋友也不是来行侠仗义,倒不如说她只是因为没这马车就不方便去她的目的地了——她趁着夜晚躲进了专门放货物的马车里,因为她得省着钱卖酒,便没付路费偷偷上了马车。
早知道有这茬就不省这几个银子了。
姓丘名沉钰,丐帮弟子,一边懊恼的想着一边抓着背上的棍子冲到了被绑着的一伙人旁。被绑着的平民都异常慌张,颤抖着缩在角落小声祈祷着,看见她过来,才有人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姑,姑娘,不不不,女侠,救救”
“嘘!别出声。”
丘阿钰低吼着让人安静,她蹲下身尽量藏起自己的身形。她看了一圈被捆着的人,都是一般打扮。
“我等会就会出去,你们在这里待着...”
“女侠!刚刚一个小伙子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救救他吧!”
沉钰疑惑的眨了眨眼,赶紧转身冲了出去。如果是个练武之人还行,如果是个莽撞的小子肯定会出事!果不其然,前方传来兵器碰撞的声音和骂声。
“你个死小子!看着人畜无害下手真是狠!呜”
“抱歉,只是你作恶多端又想打我,所以不得不打。”
丘沉钰听见“抱歉”二字“噗呲”的笑了出来。她第一次碰见打个架还能这么礼貌的人,眼看越来越接近,她看见那人正背着把大剑手拿着没有出鞘的剑打飞强盗。那大剑可是江湖上人兼知晓的藏剑山庄才会有的玩意,那小伙必是门下弟子。虽然理论上是这样,沉钰看那人打扮一般,并没有有钱的气息实在让人奇怪。
贼人在数量上还是占优势,她一棍甩过去撂倒几个人后空翻到那藏剑弟子背后。
“多谢,请问女侠方便告知姓名吗?”
她转过头瞥了眼,的确是张人畜无害的脸蛋,温顺无害,眼睛的颜色似乎有些特别。
“不方便,先打。”
“好,”他转回头举剑摆出架势,“我叫叶默启。”

两人很快的收拾完盗贼一顿五花大绑,把其他人救出来后,就见默启快步的走向货物堆放的地方。
“怎么啦?等会还得叫人来搬那么多呢。”沉钰盘算着如何花掉刚刚收到的报酬,斜视着在一边翻来翻去的默启懒散的说。
“师傅给的钱我大部分放在仓库马车那里了...要是找不到了肯定得挨骂...”
看来还是个有钱人。沉钰必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看着能蹭钱的人,她盯着藏剑弟子手里的一包金子咽了口水,装出沉稳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江湖那么大,我们相遇也是个缘分,不如交个朋友?”

“现在女侠你总能说名字了吧?”
“噢,窝叫沉钰。”
她用筷子快速扒着饭菜,大概是许久没有吃上好菜,坐在对面的默启有些看呆,把笋干炒肉推向了她这边。
“.......你是多久没吃了?”
“赶路这五天只吃了干粮和酒,还有烤的野味——果然还是酒馆好啊!”
“那以后有空就来吃吧,看沉钰你这么想吃”
默启露出灿烂的笑放下筷子,叫店小二过来递去银两,顺便叫小二拿走沉钰旁边叠了三四个的空饭碗。吃饱喝足,沉钰提着酒葫芦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准备走。
“你要去哪儿?”
“啊?我要去长安....”
“那我就跟着你吧。”
“哈?”
她愣的只能发出单音节,转过头看见这位有钱公子模样的人用清澈的眼神疑惑的看着自己。
“不是你说交个朋友的吗?”
“不不不不不不.....我想你应该也有其他目的地吧?”
“没有。师傅叫我出来游历,我也不知道该去那里。师傅还说,要多交朋友一起闯荡.....”
我靠。
沉钰心里暗骂一声,她可从没听过哪个丐帮弟子捡了个藏剑少爷,一般不都反过来的吗。她还得带着这刚出师门的人去完成自己通风报信的任务,并且还是自己想蹭人饭菜造成的麻烦,她不禁想往路边的墙上撞去。
自作孽,不可活。她虽然够逍遥够不要脸,但她可狠不下心放着这个少爷不管,沉钰吐出半口长气开口道:
“那,接下来就去驿站坐马车吧,车马费拜托你了。”
“好的!”
天,这人幸好碰到了我,不然得被坑到卖衣服了吧。看着一脸高兴的叶默启,沉钰沉默的朝驿站踏出了脚步。

今天又读到篇三年前的文,看着作者期待回收第一次见面期待人家的人生乐章的伏笔,即使我非常理解长篇作者会忘记自己以前搞了什么事但是 但是 但是 万齐你这个人给我守信啊你不在谁给阿通写曲子!?你去哪里看到山崎的人生乐章???最后给我出现一个熟悉的弹三味线的作曲家帅哥好吗!!!(万.山/万.退

碎碎念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这其实是我五年前喜欢上的cp.........最近突然间想起来去p站快乐搜粮吃发现居然有今年的粮,以尝试的心态去推特搜了搜发现因为银魂2上映万退(万山)突然复热了.....这份快乐谁明白.jpg 推上还是有不少快乐新粮虽然并不知道国内有多少人能看但还是快乐(语无伦次)就算没有人看到我说的话也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笑也好!!

【万退】向遥远宇宙发出讯息①


*清水
*有些距离感的万山(万退)
*大量捏造
*文笔不佳但是饿的慌
*ooc属于作者


「最近过的怎么样?
                         发送人:墨镜耳机混蛋」

山崎退一大清早就抓着手机伸了个懒腰,在对着屏幕上的短信犹豫了五分钟后,他还是回了信息过去。

秋日总是给人忧郁的萧瑟感,真选组屯所院子里的树叶也无法逃过季节的变换,随着不时吹过的风坠落到地上。山崎退把枯叶扫到了一起,叹出一口长气。
“最近的运气也太差了。”
昨天晚上因为路上遇上爆炸事件而晚回了屯所就被土方训了一顿后被迫包揽了今天一天的扫除。虽然晚回的原因也并不是只有遇上爆炸事件,实际上还有其他事。那是他一直秘密进行的,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的事——和河上万齐的秘密交往。
并不是恋爱交往,只是一起待在某个地方聊天,而且他也没有很愿意,只是对方一厢情愿的追着他一个长的普通又没什么特征的30岁单身汉而已。对方大概一个月约自己出来一次,有时候在河边的长椅,有时候在野外的河流边,有次还去了有名的偶像的演唱会。这几乎是不可能好好相处的二人能够实现这样平常相处的原因,山崎退归结为自己的倒霉。他和河上万仿佛被看不见的线牵连着,总是能在意外的场所见到。
山崎退低头望向扫成一堆的艳红色的叶子,第一次和人斩的万齐相遇的场景浮现在脑中。

「我改变主意了。」
男人拔起了插进土里的刀。
「你的歌,我多少还没有听够」
「继续活下去吧,你人生的乐章....我倒是很期待」

如果没有他口中所谓的歌没听够,他大概也不会活到今天。那之后他觉得他们之间绝对不会再见面,但命运从此开始捉弄起了山崎退。
第二次的相遇,是在山崎的一次潜入活动中。他窃听两个贩卖特殊药物的人士的交易之后准备离开报告时,却突然传来了惊叫声和肉体被刃物切开的声音。然后在他还没踏出几步时,一刀从他面前的纸墙后刺出,戴着耳机的墨镜男从纸墙被切开的大口子里走了出来,十分友好的带着一身血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
要不是山崎退看惯了满是血的场景,可能真的会晕过去。但河上万齐本身的存在已经足够让他僵在那里无法动弹。被差点杀过一次的恐惧复苏了,山崎退不禁用手敷上自己曾被刺穿的地方。
现在会不会被杀掉?要不要反抗?但眼前的男人毫无杀气,如果忽视他手上的刀和一身血就像是日常的寒暄一样。
能忽视就怪了啊!!山崎退内心呐喊。
“......好久不见你个头啊!!!”山崎退选择转头就跑,但他对面的走廊拐角冲来了贩药组织的同伙们,还是一堆举着刀的气势汹汹的家伙。
这么多人打的过就有鬼了啊话说本来就有鬼在自己身后——这样想着的山崎退还没决定好跑向那边,河上万齐已经拿着刀冲到他的前方。
那之后的事更不用说,他跟着河上万齐杀出的血路跑了出去。他没有想帮他的,只是有个被砍趴在地上还有气息的人拿起枪指向万齐的时候他刚好看到,他就顺手飞出去一个苦无而已。

“这是第二次救了你一命呢,这位阁下”
黑夜中二人在昏暗的小巷里一前一后的走着,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后面的人往后退了几步。
“......确实得多谢你放过我这条命。这次,第一次也是。”
深知自己打不过对方的山崎还是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苦无,与墨镜下看不清的眼睛对视着。
“拙者想要一些报酬呢。”
“........哈?如果想要情报的话,杀了我也不会给你的。”
河上万齐轻笑着,从口袋里准备掏出什么。山崎退警惕的做出防备的姿态。
“能给拙者你的电话号码吗”
“.....啥?”
这什么状况。
这里明明是昏暗的街道为什么会有那种光天化日之下搭讪一般的剧情,而且向自己搭讪的还是差点杀了自己的人。
“我们不是在演什么整人节目吧”
“那是不可能的,拙者刚刚砍的人难道还能是假的?”万齐歪了歪头又把话题转到正轨,“还有,之前都不知道阁下的姓名呢。”
“...........山崎退。我叫山崎退。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可是已经三十加的人了哎。”
“.......这真是看不出来。”
“你搭讪一样的要我的电话号码有什么意义吗?就算是对男人有兴趣也不是应该去找长的更加好看的而不是我这种普通的大众脸吧??”
“拙者不是外貌派......哦不,拙者也不是搭讪的意思,我只是想和山崎殿交朋友”
不知道现在报警来不来得及.....不对我自己就是警察来着啊。
山崎退,真选组监察役,三十代单身,做出了让自己后悔了好一段日子的行动。
下意识掏出的手机被对方迅速拿了过去,手机发出添加了新联系人腐提示音后才被递了回来。
“那么,以后请多指教,山崎退阁下。”
“混账恐怖分子!!!!!!!!”
飞出去的苦无打在了地上,河上万齐的身影早已消失在黑暗中。

「昨天的电影怎么样?
                            发送人:墨镜耳机」
打扫完院子,山崎退小心翼翼的跑到厕所里看起手机。
心想着这个电波系男怎么这么有空,山崎退发去了回复。

“给。”
“....电影票?”
昨天夜晚八点,山崎退照着河上万齐发来的短信到了一家电影院。直到有人喊他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没有墨镜也没有戴着耳机的帅哥是万齐。
哇,素颜还挺帅的。
......冷静一点,山崎退,不要被外表欺骗,即使眼前这家伙换了一身普通便服也不要忘记他是谁。
他收到第一条短信时,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赴约。比起什么组内与敌人互通的惩罚,他更怕自己持续被一个恐怖的家伙纠缠。比起用短信拒绝肯定是直接面对面交流更好....什么的。
由于对方特意换了造型来赴约,他反倒不忍心拒绝了。
山崎紧盯着电影票,上面印着的是最近刚开始放映的音乐电影。

“没想到你这么喜欢音乐”
山崎瞥了一眼专心的听着电影音乐的万齐,扒着爆米花说。
“拙者从小就能听见别人心里的旋律,于是索性对音乐起了兴趣。”
的确这家伙不论什么时候都背着他的三味线,还拿来当武器。
“说起来,你.....”
那一天究竟在我身上听见了什么样的音色。
“怎么了吗?”
“....现在能听到什么音色啊?”
对上这家伙的素颜果然还是有点紧张,山崎退果断的怂了。从最近的相处里即使能感到他像人类的部分,还是必须保持警惕。
“现在的山崎殿的音色相当的平稳,偶尔会插入有些紧凑的音节,然后还有一点透明感。”
“........”
“第二次遇到的时候听见了和第一次相似但又略微平稳的音色,拙者才会发现是山崎殿的。”
山崎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
收回之前说过的话,这家伙果然还是太恐怖了。
“啊,现在是在紧张了吗?”
“ok不要再说了。”
隔壁传来了轻笑声,山崎在心中暗骂着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电影上。
“山崎殿真是有趣的人。”
“好的好的。”山崎郁闷的撑着脸,“明明是敌对的两个人还能这样聊天已经不能说是有趣了根本是惊天动地吧。”
接着两人之间的空气平静了下来,电影的中途高潮部分响起激昂的交响乐,主角与伙伴们踏上了梦想的国度,在热烈的音乐中起舞歌唱,待到激烈的气氛散去,万齐突然开了口。
“山崎殿有考虑过为什么而活吗”
被突然正经的话题震到的山崎一时答不上话,他拿起饮料猛吸一口思考了半分钟。
“那种问题有点太复杂了吧.....只是这样和大家一起就足够了,为了副长和真选组还有这条街上的人们,我只想努力做好我的工作”
山崎垂下眼微笑着,脑里闪过与伙伴们愉快又好笑的日常。接着他抬起头,望向一边的万齐,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对上了。
“你又是怎么想的呢?河上万齐。”
“拙者当然是为了晋作的理想和鬼兵队。”
“哈啊果然呐....但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至少能证明是个忠诚的恐怖分子嘛”
“拙者就姑且当作夸奖了。”
“没有夸你!”
山崎皱起了眉头。然而万齐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看着自己,山崎退便转开了头不去看他。
“......也许因为我们有些地方相似才能这样聊天吧。”山崎退用极小的声音喃喃自语。
“...山崎殿?刚刚说什么了吗?”
“是很蠢的话而已,没什么。”
毕竟被称为人斩的剑术高手和一个监察没什么可比性。

“你真的还要继续发短信约我出来吗?”
电影院门口,山崎叫住了说着“下次再见””转过身准备走的万齐。
“那是当然的。”
“这有什么意义吗?绝对是找个年轻可爱的小姑娘一起看电影比较好吧.....”
那个人转过身时,山崎退看到名为河上万齐的人的眼神似乎带着笑意。
“....那是因为,和山崎殿一起会产生之前没有的灵感。”
山崎想要抓住他问个究竟时,万齐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什么啊搞不明白这家伙啊!!!话说我话还没说完啊!!”
山崎退的怒吼在黑夜中响彻。

tbc

提示

建议别fo,是杂用号,有评论或点赞就开心了

ygo真好看(痛哭)在最近2个月内看完了vr更新补完了zexal现在补5ds到60多话,5ds的bg真的好味(抹泪